上海世纪助孕网

读城|上海人为啥爱说“大转弯小转弯”?哪家便利店让建筑师发誓不去“破坏

发布时间:2021-04-08 15:39作者:上海世纪助孕网

最会讲上海故事的人,日前出现在同济大学的一间教室里。他是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金宇澄。站在一个土生土长的上海“老爷叔”的视角,他把写在小说里的上海老建筑,讲给学习城市规划专业的学生们听。讲座第二天,同济大学另一间会议室里,从事史学研究、规划研究的数名学者和关注城市变迁的摄影人一道,分享了上海老城厢的前世今生。
 
一位接连听完两场讲座的90后上海小伙告诉记者,“再说自己是本地人,就有些难为情了。”他答不出上海的马路为何是弯弯曲曲,街角的老房子为啥造成圆弧形?也不知道南京东路原是红木铺就的弹格路,外滩原来有座情人墙。“这些明明‘很上海’的东西如今成了鲜为人知的秘密。”
 
上海当前正不断扩大历史风貌保护范围,探索建立健全更加严格的历史风貌保护制度。在上海的城市更新方案中,也明确“中心城区以保护保留为主,拆除为例外”的总体工作要求。但不能否认的是,在中心城区特别是风貌区之外,已有历史街区被成片拆除,城市空间肌理、历史记忆随之消失。
 
倘若有些建筑、街区、河流已然或终将失去,曾经发生在那里的故事能否找回?属于城市的集体记忆该如何留住?来自同济大学的两场“娓娓道来”,或多或少能够给我们一些启示。
 
 
王家卫要了一幅手绘地图,上面全是上海“丢失”的房子
 
 
沿着今天的外滩走到董家渡、十六铺,周边的老式民房已推平,充满时尚感的、活力的气息扑面而来,“分不清自己是在上海,还是其他什么城市。”
 
金宇澄问,“你们在座的有谁知道外滩的情人墙?”
 
2014年秋他参加“外滩圆桌会议”,讨论外滩发展。“设计师的方案里,所有栏杆、情人墙全部没有保留。”金宇澄感到惋惜。外滩情人墙,对上海40、50后的两代人而言,是一段抹不去的记忆。“每天,青年人扎堆在那里谈恋爱,围得水泄不通。你站在墙下聊天,后面还有人等位,虎视眈眈觊觎你站的地方。男孩子能不能勇猛地抢到一个位置,直接决定了在女朋友心目中的形象。”
 
台下顿时笑声一片。这就是鲜活的、独属于外滩的记忆。即使时过境迁,依然能让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会心一笑。金宇澄建议,如果可以在外滩设计中,保留一段过去的栏杆和沿江旧貌,哪怕仅作为退潮后可见的景观,自会有人来寻访历史痕迹,不至于让记忆断流。
 
民国初,外滩边因水位较低,仍使用铁栅栏作为防护。图片来自上海黄浦公众号
 
70年代末的上海外滩“情人墙”。图片来自上海黄浦公众号
 
去年,王家卫要改编拍摄金宇澄的作品《繁花》,一本用上海话写就的、关于上海自己的故事。王家卫让金宇澄画一幅图,标出过去半个世纪,上海的哪些旧街道和建筑消失了。金宇澄密密麻麻画了一张纸,里面涉及较著名的地标有提篮桥、老西门、曹家渡、十六铺等。
金宇澄的手绘地图。图片来自《南方周末》
 
城市人的记忆,往往依附于建筑坐标。金宇澄建议,拆除后的原址上,应当留下痕迹,哪怕是门楼、牌坊、碑刻。别称“宁波会馆”的四明公所在特殊的历史环境下拆除,但因留存下红砖白缝的高大门头一座,仍是上海人民早期反对帝国主义扩张斗争,并取得胜利的纪念地,得以让后人追忆。
民国时期四明公所旧貌。
 
四明公所今留存下红砖白缝的高大门头一座。图片来自携程网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