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世纪助孕网

石库门来了日本的纪录片导演 记录1978年上海的街景

发布时间:2021-06-19 05:29作者:上海世纪助孕网

相较于如今这个可以随手发自拍的年代,1978年上海的街景风情、里弄画面,大多只停留在老一辈人的脑海里。在上海音像资料馆内,一部名为《上海新风》的纪录片,却难得的将1978年的上海定格下来。这部在彼时的张家宅街道取材的纪录片,由日本纪录片大师牛山纯一拍摄,摄制组与静安区张家宅街道的居民吃住在一起,并完整的记录下1978年上海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看着纪录片中那一张张生动的面孔,在40年后的今天他们过着怎样的生活,他们的人生有过怎样的跌宕起伏,对于珍藏着这部《上海新风》的上海音像资料馆而言不仅仅是好奇,更多的是通过探寻其中了解到改革开放的成就,于是才有了我们接下来要呈现的故事——寻找张家宅。40年前的上海被刻入纪录片没那么先进的摄影装备似是给画面蒙上了一层黄昏色调,顿时,纪录片里关于百姓的日常生活,一下子有了年代感和旧味道。那是1978年某天的清晨,和往常的每个清晨一样。阳光洒下,外白渡桥上挤满了来来往往如流水一般的人,大人的说话声、小孩的啼哭声、公交车的喇叭声,中间不知还有谁拨弄出的自行车清脆的“叮铃铃”声——上海热闹的一天开始了。在张家宅大大小小弄堂的高处,一根根竹竿串着男人、女人、老人、小孩的衣服,平行搭在两栋石库门之间。张家宅的清晨最早起的是每个家庭的女人,她们拎着木制或者瓷质的马桶去附近的公厕清倒、拿上八分钱去老虎灶打上一瓶开水、泡开隔夜的饭作早餐、赶早凭票去菜市场排队买新鲜的菜……等一切准备好了,便可迎接丈夫孩子一家人的起床。伴着早晨空气里的清新感,许多户人家的小孩搬着凳子坐在门口吃着母亲一早准备好的早餐,冒着热气的豆浆、被切成几段的一两根油条、泡饭和一碟酱瓜是最常见的。偶尔母亲来不及准备这些,到张家宅的食堂也是能寻到的。送完小孩去上学,有工作的大人会直接赶去工厂,好在人们上学工作都是在家附近展开。那是个倡导解放妇女劳动力的年代,居委会鼓励无业的主妇去张家宅食堂帮忙或者到托儿所照看双职工家庭的孩子。星期四是约定俗成的大扫除日,等居委会干部摇铃或者在喇叭里一喊,主妇便会一齐拎着水桶冲刷弄堂里的阴沟和马路,众人热火朝天的景象便成了独特的风景线。在1978年,谈恋爱不似以往那么拘谨,人民公园里约会的恋人在拥抱、亲吻着;结婚的新妇穿着平整的白衬衫、两边扎着粗厚的麻花辫和穿着中山装的丈夫对着照相馆里老师傅的镜头露出新婚的喜悦;刚刚孕育新生命的母亲可以享受56天的产假,当他们在卧床坐月子的时候,黄昏晚饭后的人们已经端着凳子、拿着扇子聚集在向阳院的广场上,等着居委会打开放置9寸黑白电视机的木柜子,时下,邓小平访日是他们最关心的新闻……通过邓小平访日的一系列动作和讲话,感受到不同寻常信号的不仅仅是我国街头小巷里的百姓,还有日本东京电视台纪录片大师牛山纯一,他在1978年改革开放前几月来到上海,辗转张家宅各大弄堂,寻迹百姓日常的生活,那个不平常的年代里最常见的场景就这样一一被刻画在了一部叫《上海新风》的纪录片里。如今这部珍贵的纪录片收藏于上海音像资料馆内。聊了三四小时傍晚结束拍摄张家宅是由四条路箍起的范围,北到新闸路,南到北京西路,西到泰兴路,东到石门二路。牛山纯一及他的团队就在这块地方逗留了十多天,他们请求张家宅居委会帮忙选出适合出镜的家庭,鲁美玲的家庭便在其中。鲁美玲一家住在泰兴路362弄67号。1978年9月28日,鲁美玲生下了老二孙震宇,居委会上门询问她是否愿意接受牛山纯一的邀请是在之后的几天。因为烈士家属、军嫂的双重身份和月子的特殊时期,鲁美玲一家被牛山纯一选中,性格爽朗的鲁美玲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对她以及当时的张家宅人来说,见外宾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因为张家宅街道常年被评为静安区先进街道,相比其他地方,过来参观的外宾总是十分多的。下午一两点,鲁美玲家的弄堂两端被封锁起来,前来看望鲁美玲的同事被拦在了这条弄堂以外。好奇的邻里都围了过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牛山纯一带着他的团队和居委会的人一起来到了位于二楼的鲁美玲家。鲁美玲赶忙抱着出生没几天的儿子坐了起来,过来给鲁美玲帮忙的妹妹被支到了房间外的走廊上,她紧张地看着十二平方米的家里挤满了工作人员。拍摄前,工作人员忙着拉电线,“只看见一个人不停讲着日本话,一个人在翻译,我一会儿很紧张地看看一会儿很紧张地听听,因为我不知道他们要问我什么问题,”梳着两个麻花辫的鲁美玲抱着儿子对着镜头可劲的笑着,扎着红绳、穿戴整齐的五岁女儿坐在她的床边,丈夫则在另一侧。牛山纯一问丈夫:“你在哪里工作?”丈夫骄傲地回答:“我是部队里的军人。”军人,在那个年代里是格外受到尊重和关注的群体。丈夫以自己是军人为豪,鲁美玲一家也因为是烈士家属和军人家庭而受到照顾。1971年鲁美玲结婚的新房被分到了张家宅街道,不同于张家宅里石库门的房子,她的家属于新式里弄,虽然空间不大,同上下邻居合用厨房和卫生间,但在多数人家还在过着倒马桶的生活时,她家已经有了抽水马桶;里弄里的孩子以有一顶军帽或者军裤而觉得了不起,走在弄堂里其他小伙伴会纷纷致以羡慕的眼光,而有一顶军帽实在是很难的事情,为了满足孩子的心愿,有的人家会以一条军绿色的裤子代替,但对于鲁美玲的儿子孙震宇来说却不是很困难,“因为我爸爸就是军人啊,都是家里的,还很正规。”围绕工作情况、家庭情况以及如何坐月子,牛山纯一和鲁美玲一家聊了三四个小时,直到傍晚才结束拍摄。牛山纯一还跟着片子里的钟阿姨去菜市场排队买菜,凭票赶早买菜、没有冰箱买多了不容易保存……纪录片里除了记录市民在小摊前排起长队的有秩序画面,还记录了钟阿姨爽朗的笑声。张正义和钟阿姨是一幢房子的邻居,每天做饭的时候经常会在厨房相遇。牛山纯一要来拍摄钟阿姨的这件事,在拍摄前几天,就被性格开朗、讲话大声的钟阿姨在共用的厨房间里分享给了左邻右舍,“生活空间的重合,没有谁不知道谁家的事。”

标签: